现在的位置: 主页 > C嗨生活 >由摄影复辟至绘画 >
由摄影复辟至绘画
2020-05-22 / C嗨生活 / 406浏览量 /评论数 83

由摄影复辟至绘画绘画和摄影可说是一对欢喜寃家。可以说,自从人类开始绘画或更甚是石壁画的时代,仿真就是大多数「画家」的目标。直至十八世摄影科技的出现,就给画家们「打了一记耳光」:你们本领多高强,都不能胜过光学镜头和化学药膜的本事。于是画家们只有另走门道,现代派画作于此诞生(当然还有另外因素)。其中有印象派、立体派、超现实派和野兽派等。它们「放弃」了视像上的真,而追求精神上或灵感上的真。于是美女的胸脯变成菱角,田野的稻草转成圆点,爵士舞者成了变型的剪影,时钟亦可溶化了。仿真绘画「败」得落花流水从此再不复生。 由摄影复辟至绘画此帧原作拍自旅行袖珍机,拍自台北 101中心观景台( 隔玻璃)。手持全自动夜景模式。回家后「印象派」一番得出此Lensbaby 效果。(摄影:Terry Leung 原载:摄影杂誌296期) 摄影则随着科技发展而愈来愈真。相机、镜头和底片的改良相信一般摄影杂誌的读者已经熟得可以如数家珍了,在此不赘 (出版人也可省点稿酬)。今天的数码相机,便宜至一千元的,也可以替老祖母拍得不俗的照片。至于较高级的玩家,也可参考杂誌又或者互联网的DIY,按图索冀地拍出高级效果。甚至是肉眼也看不到的「真相」,例如极高速快门捕捉子弹动作,天宫繁星流动轨迹,和最新最热门的HDR。求真,在「硬体派」内更甚嚣尘上,他们在购置新器材前更参考大量测试报告:解像度、桶形变形、像素、矫色度等。外行人听起来真不敢入门,以为置身于甚幺工程师研讨会中。但随着「仿真」再一点也不困难下,摄影界慢慢地起了一种「反革命」。其中最有趣的例子,是在普及市场中一败涂地的Polaroid菲林,当停产不久后又复活,消费者对象再不是贪方便,足不出户的老祖母,而是反「仿真」而追求画意(并非沙龙派的画意)的艺术家。绘画当年被摄影打败,今天摄影又开始向绘画借镜。喜欢Polaroid菲林的人就锺爱其出乎意料的效果:朦胧、偏色、不对焦、药膜脱落等「偏差」。而这种种「偏差效果」,随着iPhone Apps的流行,现在已超出拍友範畴而流入「百姓家」了,而且有日渐普及的现象。(刚看了几集英国电视剧Downton Abbey,好Classic的故事,传统的拍摄,但很多画面都在下角位都用上Blur效果。) 由摄影复辟至绘画此地点我每天走过几次,那天蓦然回首,用手机相机拍下(对不起乔布斯,不是 iPhotography)。但我认为手机Apps只是妇孺之选,还是回家PS5较为稳妥。摄影:Terry Leung 原载:摄影杂誌296期 「复辟」到绘画或古董摄影(不同古董相机)一向是我的追求。「远在」菲林时代的Cross-Process、SX-70,和各式宝丽莱相机、菲林我都试过,地摊廉价古老相机(贪其光学质素差)、4X5 Shiftfocus、Holga等等偏差效果玩意我都喜欢。但今天,菲林已沦为小圈子玩意,价格并非有家庭负担的我能享受的。幸好我懂一点Photoshop,部份上述效果大致也能冒仿。(不过菲林上很多Organic效果只有菲林才能表现,那是题外话了。)绘画由仿真到印象派,最显着的分别就是容许观者有更大的联想空间,而且不同的技巧也带给观者不同的视觉刺激。这也是我「复辟」的原因。硬桥硬马、纤毫毕现的,我认为只属于商业建筑及商品摄影──噢,当然还有色情摄影。 作者:Terry Leung 原载:摄影杂誌296期